三分排列3规则-两性新闻
点击关闭

企业过程-监管层对科创板的从严监管和相关要求

  • 时间:

唐嫣为刘亦菲庆生

根據接近監管層的機構人士透露,由於科創板中存在不少新興行業,許多問題對於A股市場來說屬於無先例事項,因此科創板更加具化的審核要求、關注事項也將在監管審核、問詢與回復反饋的博弈間實現動態平衡。

多方獲悉,由於科創板強化監管要求,木瓜移動等科創板項目知難而退,讓中介機構進一步提升科創板的項目篩選標準,從入口關優化上市公司質量。

上述投行人士透露,部分機構這一決策出於兩點考慮,一方面監管層對科創板的從嚴監管,一旦科創板公司上市后出現風險,必將強化對承銷機構的追責,二是券商在科創板承銷業務上需要進行跟投,一旦被保薦的科創板公司出現問題,將直接給券商的自營投資帶來不確定性。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科創板常態化運行后,半導體、生物醫藥等科創行業具有一定的特殊性,部分券商內部也應當對這一類企業逐漸形成相應的篩選標準。

「這種前後改材料的情況,可能不一定是企業財務方面有修飾或問題,有的甚至是投行做材料時的馬虎所致,在過去的主板、創業板審核中可能也有出現,但不會像如今一樣被如此嚴肅的對待。」一位接近監管層的投行人士表示,「因為科創板目前的審核核心就是信息披露,招股書和申報材料的真實性和嚴肅性必須要得到保證。」

該人士以日前最終實現註冊的微芯生物舉例指出,之所以該公司過會後在申請註冊過程中一度處於「進一步問詢」狀態,恰在於其研發投入資本化等現象對資本市場來說,構成了一個新問題。

「目前監管層比較重視科創板的設立和健康發展,一旦將來項目出現問題,承銷商有可能被嚴厲追責,受到相關處罰,進而影響到機構評級,所以項目准入的內控上一定要做好。」上述券商人士表示,「再有就是券商在科創板項目上是真金白銀的進行了投資,雖然承銷費能夠對出資比例進行一定的對沖,但也要考慮綜合成本,所以一定要內部認為是好項目才行。」

首批25家科創板公司即將上市起航。

自科創板相關規則問世至今,包括證監會、上交所在內的多方監管部門不斷出台並採取多重舉措,為科創板和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註冊制改革保駕護航。

更早前的5月12日,證監會與上交所對中金公司的兩名保代採取出具警示函、紀律處分等監管措施,原因亦在於其針對保薦的交控科技招股書進行了不少於5處的擅自篡改。

從多家承銷機構獲悉,部分投行團隊內部已在提高科創板項目的攬項標準,對於半導體、生物醫藥、人工智能、軍工等初期投入較大的新興行業以外的其他行業,提高了對公司持續盈利能力等方面的要求。

「兩家券商都是頭部機構,風控內核機制在業內相對來說是更完善的,但對頭部券商做出如此處罰,顯然也具有一定的敲山震虎、以儆效尤的作用。」一位接近證券業協會的機構人士坦言。

入口關「悄然提質」監管層對科創板的從嚴監管和相關要求,正在對科創板公司申報的入口關帶來悄然影響。

「對於任何一方市場參与者來說,都會在科創板中遇到前所未有的新興行業,適應新的審核標準和交易環境,這必然是一個動態博弈再到動態平衡的過程,所以有關科創板的相關規則與細節,也將在這些嘗試的過程中得到更深入的研究和討論,從而進一步進行完善。」前述頭部券商分析師表示。

事實上,針對投行信披執業過程中的瑕疵採取嚴懲,正是監管層捍衛科創板嚴肅性的一個橫切面,而抬高違規成本來捍衛市場秩序,正是科創板從嚴監管的思路,對於這點,多部委也在聯合開展措施。

7月16日晚,證監會宣布對中信證券及兩名保薦代表人、科創板擬IPO企業柏楚電子採取行政監管措施,原因在於中信證券在保薦柏楚電子過程中對前期問詢中監管部門要求披露的相關內容進行了擅自刪減,同時提交的相關招股書註冊稿及反饋意見落實函的蓋章日期與實際日期存在不符。

「不能因為發行人處在某個行業就覺得符合科創板定位的標準,在一些科創行業中,券商應當給出一些項目的篩選標準,進而提高科創板公司的質量。」一位接近監管層的頭部券商分析師表示。

動態博弈下的完善對於科創板的常態化運行來說,25家公司的即將上市只是一個開始。

一位接近監管層的投行人士表示,伴隨着首批科創板企業的上市,科創板的首次考驗節點將從一級市場向二級市場轉移,但首批25家公司的發審經驗將給後續申報科創板上市的發行人審核工作帶來參考價值。

「處罰範圍目前包括了欺詐發行、信披違法等違規行為,因為僅以現有的《證券法》對相關違法者進行處罰,違法成本還是太低了。」上述接近起草流程人士稱,「為了提高科創板的嚴肅性,必須抬高違法成本,未來監管部門還會通過推動立法等方式提高針對違法者的處罰標準。」

證監會認為,違規事項發生於公司內控制度存在薄弱環節有關,責令對其內控制度進行整改。

「對於研發投入資本化的合理性問題,監管層方面經過多番問詢和討論研究,並審慎決定同意註冊,這是因為不僅這種會計處理之前並不多,創新葯為代表的不少生物醫藥企業對A股來說更是新選手。」上述接近監管層的投行人士稱,「畢竟科創板想吸引優秀企業上市,而類似案例的過會和成功註冊,將對一些合理的將研發投入進行資本化處理的科創企業上市起到鼓勵作用。」

從接近監管層人士處獨家獲悉,待上述25家科創板公司上市后,上交所方面會將審核過程中關注到審核過程中存在的財務信息審計問題研究整理後向證監會會計部進行移交。

從嚴護航圍繞首批新股上市在即的科創板,監管層正在採取更多舉措護航。

一位接近監管層的投行人士表示,首批科創板公司凝聚了不少新興行業企業,監管部門審核上述企業中所發現的問題,也將對未來更多科創板企業的審核工作形成更大的參考價值。

不過,監管層針對信息披露層面的強監管還將持續進行。一方面,在業務模式、核心技術等方面涉嫌存在誇大與模糊化陳述的木瓜移動已經在信披質疑壓力下選擇撤回首發材料;另一方面,針對目前科創板公司審核過程中發現的財務審計問題,監管層或將採取相應的檢查措施。

「相關問題將進行總結,並在日後的審核工作中進行重點關注,未來證監會會計部還有望會同上交所進行檢查,一旦發現會計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存在執業質量問題,將會對其進行查處。」前述接近監管層的投行人士透露。

「像半導體、生物醫藥這些行業,本身有前期虧損、早期投入大的特點,但除此之外的很多科創行業並不都存在這種障礙。」前述投行人士表示,「如果不是那些具有早期高投入特點的行業,我們認為發行人還是要有一定的盈利能來保證自身的質量。」

7月9日,證監會、發改委、人民銀行、國資委等八部委聯合發佈《關於在科創板註冊制試點中對相關市場主體加強監管信息共享完善失信聯合懲戒機制的意見》(下稱《意見》),對科創板及註冊制推進過程中的信息共享和失信的懲戒措施予以明確。

「對於A股市場來說,無論是放寬實際盈利考察,還是註冊制,都是新事物,這25家的公司審核、過會、註冊再到詢價發行,對於市場來說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義,為後續的科創板審核工作提供了借鑒意義。」上述投行人士表示。

在業內人士看來,有關科創板發行審核乃至後期交易運行的相關機制,不可能一蹴而就,必然是一個持續、動態的漸進式完善的過程,無論是中介機構還是投資者,既應對科創板和註冊制改革嘗試懷抱信心,也應對改革中可能出現的問題以更加開放、包容的態度來看待。

事實上,這已是監管層針對科創板中頭部保薦機構開出的第二張罰單。

從多家承銷機構獲悉,部分投行團隊內部已在提高科創板項目的攬項標準,對於半導體、生物醫藥、人工智能、軍工等初期投入較大的新興行業以外的其他行業,提高了對公司持續盈利能力等方面的要求。

「我們內部正在根據目前已經申報的這些科創板公司的情況進行研究,初步判斷除了半導體、生物醫藥、人工智能、軍工這幾個行業外,其他行業的公司還是應當有一些盈利能力來確保公司質量,這個盈利能力也不應當是通過會計處理完成的,而是有看得見、摸得着的收入來保證。」北京地區一位投行人士表示。

「目前是通過多部委的合作,在當前的法律框架內對科創板中的失信主體進行懲戒。」一位接近《意見》起草流程的人士透露,「這個措施之前已經應用在一些拒繳行政罰款的違法群體中,實踐證明具有一定的效果,措施主要是限制乘坐高鐵、飛機,還有限制申請貸款等。」

今日关键词:吕挺遗体告别仪式